• 中国环渤海帆船拉力赛招商发布会在京举行 2019-03-07
  • 合工大今年计划招8200人 合肥学院整体列入一本招生 2019-03-07
  • 人民体育《大咖说》:冯军眼中的体育、奥运与商业法则 2019-03-04
  • 从反腐败看政府治理创新——学习2017年政府工作报告 2019-03-02
  • 四川省甘孜州石渠县境内再次发现雪豹身影 2019-02-25
  • 海军第二十九批护航编队滨州舰技术停靠西班牙 2019-02-25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高通公司首席执行官:中国将从“制造大国”转变为“创新大国” 2019-02-21
  • 日照:做好经略海洋这篇大文章 2019-02-21
  • 男子模仿网红骑马上路 机动车道飞奔当街摔晕 2019-02-13
  • 两岸民心相亲不可违逆(观沧海) 2019-02-13
  • 胡杏儿晒儿子软萌照 睡眼惺忪眼神迷人可爱十足 2019-01-31
  • 统帅关怀励兵心 矢志强军谋打赢——习近平视察北部战区海军发表的重要讲话在全军和武警部队引起热烈反响 2019-01-31
  • 暴雨突袭石泉 干部背群众转移到安全地带 2019-01-21
  • 内政部长威胁“单飞”,联盟党闹分裂,默克尔或下台? 2019-01-21
  • 新时代领导干部应急管理能力提升的实践与思考 2019-01-13
  • 宁夏11选5打什么号 > 卜旭大人 > 第18章 无色水种雪花棉

    十一选五玩法奖金:第18章 无色水种雪花棉

            今天卜旭带来的两块石头,其中一块是当初散发白光的那块,另一块是他随手带来的,不确定是不是散发绿光的那一块。

            如果是的话,两件宝贝就齐齐出世了,如果不是,也算是排除了一块废品,然后慢慢的从剩下的石头中寻找。

            在男秘书的带领下,卜旭和徐涛下了二楼,进了院子角上的一个宽敞的房间,房间里摆着一大一小两台解石机,大的那台有两米多高,圆形锯片有也有一米左右。小的那台只有茶几大小,锯片只有老式唱片那么大。

            卜旭不由琢磨,这个解石机,看起来和杨木匠用的那个电锯摸样差不多嘛,估计锯片材质有些差异。

            男秘书和一个30多岁的工人交待一下,也转身离开了。

            工人身上还穿着体面的衣服,估计是被临时抓来的壮丁,他套上一件工作服,又带上口罩,检查了那台小机器,随后不耐烦的问道:“石头呢?”

            卜旭取出石头,放在了一个台子上。这几天他逛商店学到了一个规则,就是东西不过手。虽然学到的是玉器不过手的规则,用到石头上,好像也没什么不对。

            工人看了看石头,哼哼两声,随手取过那块大的,就放到了机器上。

            卜旭赶紧道:“先切那块小的?;褂?,是不是先擦个窗口?”

            好吧,这是网络的功劳,卜旭这两天也查了一些解石的资料,学到了一些皮毛。

            工人没吭声,换了那块小的,固定好,打开机器和小水管,嗡嗡嗡忙乎一通,擦开了一个小小的窗口,随即关了机器,用水冲洗,鼻子里哼了一声,隔着口罩说道:“什么也没有?!?

            半个拳头大小的石块上,小小的窗口之下,依然是同样材质的石头,毫无变化。

            徐涛低声道:“卜老大,别折腾了,懒腰切吧,然后再对切,一切四块?!?

            卜旭点点头:“行吧,麻烦师傅了?!彼底?,掏出一包软中华的烟,递了过去。

            工人一顿,伸手接过来,语气稍微柔和一些:“赌石也就是一个乐子,不要太当真?!?

            卜旭笑道:“是啊,我们也就是玩玩?!?

            工人不再言语,迅速来了拦腰斩,看看没什么东西,又是两次拦腰斩,依然毫无所获。

            半个拳头大小的石头,变成了四块小石头,即使继续折腾,里面也不可能有核桃大小的宝贝,第一块石头,彻底报废了。

            徐涛表情玩味:“卜老大,是继续,还是放弃?”

            “当然继续。师傅,第一刀还是擦一下,如果表现不好,就继续擦?!?

            工人苦笑一下,把双拳大小的的石头固定好,继续折腾。

            机器发出刺耳的声音,卜旭本来笃定的心情,此刻却提到了嗓子眼,开始患得患失起来。

            会出宝贝的吧?那天看到的异象,不是精灵搞的障眼法吧?

            擦出窗口,工人关了机器,用水冲洗,嘴里说道:“这块石头切过很多刀,怕是……咦?”

            卜旭一下子心情大定,徐涛却一愣,赶紧问道:“怎么了?”

            工人激动的说道:“不对劲,不对劲,好像有雾!”

            雾,翡翠玉肉和外层风化壳之间的过渡带,其实也可以算作玉石的一部分,一些翡翠艺术品,巧妙的使用玉肉之外的雾,不但能扩大雕刻范围,放大成品体积,而且和玉肉浑然一体,极具艺术感。

            徐涛傻了眼,直直的看向卜旭,自言自语道:“涨了?”

            他老子多次赌石,他倒是也知道一些专业的说法。

            工人却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掏出手机,扯掉口罩,打出了一个电话,语气颇为振奋:“兰秘书,赶紧过来看看,涨了,有雾,是白雾啊?!?

            白雾,区别于黄雾黑雾和红雾,意味着可能出现更高品质的玉肉。

            徐涛权衡片刻,躲到院子里,鼓足勇气拨出了一个电话,小心翼翼的说道:“爸,是我,有个事和你说说,前两天我同学买了块翡翠原石……您别急别急,听我解释,他想找地方解石,我就带着来了唐总这里,没想到出雾了,还是白雾……好好好,我等着你,就在商业街……还有,爸,卜旭刚才对唐总说,这块石头是我和他一起买的……当然不是,他一块才花了50块钱……明白明白!放心吧,爸!”

            收起手机,徐涛心花怒放,自己赌对了。

            虽然老爸不再涉足赌石,但是还是愿意亲眼见证一块原石价值大涨的,尤其是,这块原石还是儿子参与买下的,这就更是一个涨脸的机会。

            道理很简单,徐大老板虽然在赌石上屡战屡败,但是儿子争了气,绝对是相当有面子的。

            回到小屋,徐涛把满脸兴奋的卜旭拉到一边,小声说道:“卜老大,中午想吃什么?”

            “嘿嘿,哈哈……”

            “别傻笑了,这块玉石,千万别卖给老唐,无论多少钱,我老爸收了,怎么样?”

            “你老爸不是不涉足……恩?懂了,没问题!”卜旭心思转的很快,立刻明白了。

            这样也好,玉石卖给徐家,更安全更保密。要知道,自己手里可能还有一块,未来或许还有更多呢。

            说话间,兰秘书来了,唐嘉志也来了,还来了好几个珠宝商行的高管,大家都想一起见证一下这样喜庆的时刻。

            唐嘉志热情洋溢的说道:“徐涛,卜旭,我已经让人定好酒店了,中午我们一醉方休,鞭炮很快就送过来……”

            徐涛直接打断了对方:“唐总,在你这里解石,我会按行业规矩支付费用,还有就是,我爸正在赶来?!?

            呃……唐嘉志一滞,随即笑道:“好好好,那就一起喝一杯?!?

            心里却暗自郁闷:看来,无论解出什么东西,怕是留不下了。不过,如果能让徐大老板重回赌石圈子,也是一件盛事。

            想到这里,看了看一边满脸笑意的卜旭,唐嘉志走过去,微笑说道:“卜旭,有时间真的要去家里做客,玥珊挺惦记你的,闹情绪呢?!?

            卜旭客气道:“好的,唐总。恩,我上次和赵姐说过,其实你们首先要把玥珊当成常人对待?!?

            唐嘉志还没顾得上回答,就听见一个大嗓门乐呵呵喊道:“哈哈,我儿子呢,儿子,儿子,赶紧滚出来?!?

            我靠!满屋子人一阵郁闷,你这是找儿子呢?还是骂人呢?

            “这儿呢,爸!”徐涛屁颠屁颠跑过去,神态谄媚。

            “好小子,乍一出手,就买了块大涨的料子,比你老子强多了,不过,赌石这个行业水太深了,不可沉迷?!毙旖ùㄒ槐菊乃档?。

            徐涛赶紧表态:“您放心,爸,我也就是偶尔玩玩?!?

            “好好好,你那个同学呢?”

            卜旭赶紧上前:“徐叔叔您好,我是徐涛的同学,我叫卜旭?!?

            “好,卜旭,好名字,未卜先知的卜,旭日东升的旭,对不对?”徐建川乐呵呵说道。

            这是卜旭听到的对自己名字最好的解读,他看着比徐涛更高、更壮、更黑的徐建川,不由得暗自感慨,徐叔叔表现出来的狂野,怕是刻意装的。

            他诚恳说道:“是的,徐叔叔,您谬赞了?!?

            徐建川点点头,伸手把儿子拨到一边,笑着说道:“唐总,徐某冒昧前来,打扰了?!?

            唐嘉志心说,终于轮到我了吗?虽然我知道你是故意的,但是我就是不生气。

            面上堆满笑容说道:“徐总,你能拨冗而来,我这里蓬荜生辉,我求之不得?!?

            徐建川呵呵一笑,和唐嘉志握了手,拉着他的胳膊亲热的说:“咱也别站着了,赶紧办正事吧?!?

            说着一挥手,身后有人递给解石的工人一个红包,徐建川笑道:“师傅,行业规矩,见雾了,先意思一下,还请你小心操作?!?

            工人喜滋滋接过来:“好嘞,徐总?!?

            徐建川一挥手:“开始吧?!?

            大老板就是大老板,徐建川一到,就牢牢掌控了局面,哪怕这里是唐嘉志的主场,他这个客人也毫不怯场。

            而且,给解石工人发红包,确实是行业规矩,谁也不能说什么。

            机器轰鸣起来,刺耳的切割声在房间里回响,原本还算宽敞的操作间显得十分拥挤,谁也不愿意离开,谁都不会离开,大家按照某种规则选定了站立的位置,伸长了脖子,紧紧的盯着解石机上那块双拳大小的石头。

            石头小,机器效率高,很快就又擦出了一个窗口,清水冲洗之后,眼镜片大小的切口上,出现了花生米大小的白雾。

            “好!”人群中发出一阵欢呼。

            石头被从解石机上取下来,徐建川摸出强光手电,从两个窗口仔细查看一番,没看到任何期待中的颜色,心里难免有些失落。

            不过既然已经出了雾,而且是白雾,肯定会有所得,但是不用担心丢了面子。和之前每次都赌垮的局面相比,这次已经是有脸有光了。

            几分钟后,有一个窗口被打开,欢呼声更大了,这次不但看到了白雾,白雾的中心还闪出了黄豆大小的一点玉肉,无色透明,晶莹剔透。

            人群欢腾起来,这竟然是一块无色的玉。而且从露出的玉肉和强光照射下,种水相当不错。

            解石工人更加小心了,再次擦开一个窗口之后,干脆放弃了解石机,用角磨机一点一点的清理起来。

            时间过的很慢,但是没有一个人离开,徐建川和唐嘉志两人已经在凳子上坐下来,其他人依然站着等。

            在大家的注视下,石壳一点点被剥离,白雾也被清理了一部分,最终,一块大约网球大小的玉石,终于被清理出来。

            虽然一些地方还覆盖着白雾,但是这块玉石大部分地方已经露出了无色的玉肉,玉肉中星星点点的漂浮着小小的絮状物,在场的专业人士都分辩得出,这是一块无色高水种飘花翡翠,而且还是飘花中的雪花棉。

            徐建川叫停了解石师傅的行动,对方意犹未尽,热切的说道:“徐总,我可以把白雾全部清理掉?!?

            徐建川摆摆手:“师傅辛苦了,还是算了,这个过程会很长,而且我还要考虑以后的雕工,可能有些地方需要留一些白雾?!?

            说完,亲手递过一个红包,笑着说道:“一定要收下,别嫌少?!?

            “不少了,谢谢徐总?!惫と擞行┎簧岬陌延袷旁谛√ㄗ由?,接过了红包。

            也是,刚才是1000,现在是2000,确实不算少了。

            同时,外面准备好的鞭炮,也噼里啪啦想起来。

            徐建川轻轻拿起玉石,美滋滋的把玩几下,感慨的说道:“我儿子不错,卜旭也不错,俩人联手出击,竟然有这么好的收获,比我这个傻瓜强多了,你说是不是啊,唐总?”

            唐嘉志有些尴尬,这话不好接,这明显是牢骚话,为以前的赌石经历不值呢。但是,不接也是不行的。

            想了想说道:“徐总说笑了,倒是令公子和卜旭的表现,确实可圈可点?!?

            徐建川点点头,伸手把玉石放到台子上,笑着说道:“请唐总赏鉴,顺便帮着估个价?!?

            唐嘉志小心的拿起来,端详一番,还接过一把卡尺量了量,认真说道:“无色高水种雪花棉翡翠,大小5.8X6.7厘米,无色翡翠被市场接受的时间比较短,价值也偏低,这块玉石,如果作为原料来出售,市场价格大约12万到15万,原料的尺寸无法做成玉镯,切割做其他小物件有些可惜,可以做成手把件,成品价值和设计以及雕工息息相关,无法做出详细预测,但是绝对不对低于20万?!?

            说完之后,唐嘉志把玉石放下,沉吟片刻,微笑着说道:“徐总莫不是要出售这块玉石?我们公司可以按照15万收购?!?

            徐建川摆摆手:“这我说了不算,得问孩子们?!彼低炅⒖棠闷鹩袷?,直接塞到了衣兜里,手也放在兜里不拿出来了。

            卜旭一听,立刻说道:“徐叔叔,我们什么都不懂,还是您来决定吧?!?

            徐涛也赶紧道:“是啊,爸,您拿主意就行?!?

            徐建川很满意,既满意卜旭的表态,也为儿子可以说服卜旭而满意,他乐呵呵的说道:“既然孩子们信任我,我就自己留下了,我也不占你们便宜,我出18万买下?!?

            卜旭赶紧道:“徐叔叔,不用的,参考市场价格就可以?!?

            徐建川摆摆手:“小子,这几年玉石价格一涨再涨,买到就是赚到,这个价格,我不亏?!?

            唐嘉志赶紧说道:“这倒是实话,徐总大气。徐总如果自用的话,设计和雕刻方面,我们公司可以代劳,价格保证优惠?!?

            徐建川摆摆手:“再说吧,唐总,我们就不打扰了,解石的费用……”

            “看你说的,徐总?!?

            ……

      //www.kqct.net/shu/43848/2371177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宁夏11选5打什么号 www.kqct.net。小说族手机版阅读网址:m.www.kqct.net
    宁夏11选5打什么号
  • 中国环渤海帆船拉力赛招商发布会在京举行 2019-03-07
  • 合工大今年计划招8200人 合肥学院整体列入一本招生 2019-03-07
  • 人民体育《大咖说》:冯军眼中的体育、奥运与商业法则 2019-03-04
  • 从反腐败看政府治理创新——学习2017年政府工作报告 2019-03-02
  • 四川省甘孜州石渠县境内再次发现雪豹身影 2019-02-25
  • 海军第二十九批护航编队滨州舰技术停靠西班牙 2019-02-25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高通公司首席执行官:中国将从“制造大国”转变为“创新大国” 2019-02-21
  • 日照:做好经略海洋这篇大文章 2019-02-21
  • 男子模仿网红骑马上路 机动车道飞奔当街摔晕 2019-02-13
  • 两岸民心相亲不可违逆(观沧海) 2019-02-13
  • 胡杏儿晒儿子软萌照 睡眼惺忪眼神迷人可爱十足 2019-01-31
  • 统帅关怀励兵心 矢志强军谋打赢——习近平视察北部战区海军发表的重要讲话在全军和武警部队引起热烈反响 2019-01-31
  • 暴雨突袭石泉 干部背群众转移到安全地带 2019-01-21
  • 内政部长威胁“单飞”,联盟党闹分裂,默克尔或下台? 2019-01-21
  • 新时代领导干部应急管理能力提升的实践与思考 2019-01-13